上海市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市长宁精神卫生中心

2017-05-29 来源:兰州晨报

原标题:上海市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市长宁精神卫生中心

  四、本人保留追究相关网站和个人的民事侵权责任和违法犯罪刑事责任的权利。   声明人:徐春妮。   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   文章转自:《人物》杂志。   曹云金、何云伟永远是敏感词。 德云社的演员接受《人物》采访时,会对这两人尽量避而不谈,即使迫不得已提到,也小心翼翼地用「曹、何」指代,仿佛念出全名就有罪过。 郭德纲经纪人会删掉提纲里的所有相关问题。 所以并不意外,当《人物》记者向郭德纲问起与徒弟的那些恩怨时,旁边的宣传立马试图打断。 郭德纲摆摆手,「没事,来,说吧,不碍事。 」他接着说了下去。 最终,他说了很多。   这是8月3日晚,在上海,东方卫视《笑傲江湖》节目录制完成后,郭德纲在化妆间里接受《人物》杂志采访。 前所未有的,他详细地聊到了「叛徒」与回归者,聊到了后来引来热议的德云家谱,也聊到了讲究传统与规矩的相声戏班如何管理、改造。 德云社尚未对外发声的当下,这次长谈像是对未来风波的某种回应。   《人物》和郭德纲聊了不少。   为了方便阅读,我们做了以下主题的归类,如果嫌长,可以挑着感兴趣的来看:。   “与徒弟的恩怨 三年学徒两年效力 班规十条 儿徒、义子 企业管理 一个刻骨铭心的地方 同行是冤家”。   采访|谢梦遥 编辑|赵涵漠。   谈与徒弟的恩怨。   「很微妙,很多事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人物》:你在《笑傲江湖》里说过,「亲手养起来的徒弟,想把我亲手弄死」。 当时这句话,我想知道是有点艺术性,还是说是真的?。   郭德纲:真实的情况远比这些个要血淋淋一些。 (《笑傲江湖》宣传试图打住这个话题)没事,来,说吧,不碍事,真实的情况远比你们所了解的要血淋淋得多。 其实孩子们还是单纯,就是走早了,最要紧的一句话就是你远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人物》:那怎么理解「叛徒」和艺成之后出山这两件事的分别?。   郭德纲:艺成了出山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的目的,收徒弟,我不是为了给你们都留在我身边的。 最重要的一点,我能挣钱,我不是指着徒弟吃啊,并不是说我卖不出钱去,你们挣一场钱一百,好,都给我50、给我60,我不是,对不对?。   我给你捧成岳云鹏了,你挣的钱,80%也是你自己的呀,对我来说意义不大。 我就是因为我爱这个玩意儿,我喜欢,我看这几个孩子要说相声得多好啊,我给你捧红了。